阅读新闻

纪念 马家辉: 烈女林燕妮

[日期:2022-01-28]

  林燕妮应算是烈女了吧?不一定是节烈或贞烈,而是急烈、强烈、猛烈、刚烈,甚至暴烈与壮烈,简单来说就是展现了无比旺盛的生命意志,活得风风火火,无论做什么都要让人隔着十万八千里也看见听见。

  假设林燕妮成长于台湾,我猜她会是另一个陈文茜,百媚千娇,出入于文化与政治之间,往来于蓝绿权贵之门,走到哪里,镁金灯照射到哪里。陈文茜曾经自谓即使把我放在墓园,我仍可开设咖啡馆,生意兴隆,人声鼎沸,我相信,林燕妮,必一样。

  假设林燕妮活在大陆,我联想到的是上海滩的佘爱珍,其夫吴四宝乃汪精卫政权下的大特工,杀人无数,最后自己亦被毒杀。佘爱珍曾跟丈夫出生入死,手持双枪在街头驳火拼命。丈夫死后,佘爱珍改嫁胡兰成,并跟他亡命日本,开小酒馆,另有一番风雨。

  一回,佘爱珍因事被日本警察关了二十天,胡兰成前往探望,走在路上,觉得“面前的街景就像雷峰塔的摇了两摇,因为白蛇娘娘被镇之故。京戏里落难之人穿的褴褛衣裳,亦是簇新的缎子质地,原来人的贵重,果然是这样的。爱珍在铁栅窗里坐下,那种派头,亦好比是在画堂前,于鼓乐中行步,于众宾上头就坐。爱珍是后来她在店里卖酒,立在柜台里与使用人一起,亦风神仍如当年,她的华丽贵气天生在骨子里。这样的人,不是天所能富贵贫贱她。她自己就是天”。……读来真似无时无刻不把“靓”字放在前头的林燕妮。